Chimes_

死了

🏫🧟‍♀️

梦见我和Alice半夜在一个学校,保护一对父女。学校里有一个追杀我们的小队,丧尸和普通人。

我们躲在医务室里。我躲在床底下,Alice守在门口。结果刚好有个女学生蹲着,我就和她四目相接,我就想 完了,然后赶紧把头偏过去,后来想怎么还不来抓我,再转过去看一眼,发现那些人眼神都很空洞,才反应过来她们大脑被控制了,这可能只是场景模拟(像生化危机第四季那样)。

Alice看一个女老师往医务室走了,就一把把我从床底拉出来让我准备好杀她,我说:别动,这些人是被控制了。让她们以为是白天,自己在学校上课。他们看不到我们,但是红皇后在借助他们的眼睛找我们,然后给一个追杀我们的小队报告位置。”

然后我和Alice在医务室的门口守着,后来有个女老师就想打开医务室的,看样子是要拿什么东西。Alice就随便给了个东西给她,她就说了一句“为什么男士内裤会怎么硬”(我当时真的佛了 可能那女的晚上在医务室偷情打炮,她脑海中的白天是来医务室偷证据的)我们看她快清醒了,就到处在给她翻内裤在哪。终于找到了最后还是红皇后被发现了。

然后我们就往楼下跑,已经天亮了。结果在楼梯间碰到🍑,我问在干什么,他说他上课了,我觉得他在里面是个好人。我说那你帮我,就拉着他跑,就躲在空教室后门,后来又碰到一个我的同学,他带着那种督察小队的徽,我问 你在干嘛,要带个这个徽?他说找人。我就猜到可能是在找我们。后来他们整个督察小队都来这个教室了,问我和Alice是谁,我说我俩是🍑和我同学的女朋友,想来看看。

然后我俩就从教室分头溜了,又碰到牙牙涵,她拉着我要我陪她一起去上厕所(可能是真想上厕所了)她七拐八拐地带我来到一个厕所 是很简陋那种,没有门,人要面对面蹲着那种。我们一进去,里面上厕所的全都阴森森对着我笑。里面刚好还剩两个面对面的位置,我蹲下问她,这学校是个什么学校?

她说:“这是保护伞公司旗下的一所学校。”

说完之后,厕所里的人包括她就变成丧尸了,全朝我扑过来。

改的什么🏆名字?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牛批 好笑
zqsg粉的第一对cp 行8⃣️

喜欢的太太全退圈了我tony🐎

⚓️🌊

梦见自己在河堤看大力水手波派(真的那种。我前面有个大概十五岁的小男孩,耳朵上面文了几道横线一直延伸到后脑勺,后来他转过来,额头也有好看的纹身,头发乱糟糟的,但是眼睛可太好看了,对我笑。醒过来才想起来那个小男孩的样子是我当年教过钢琴的一个小朋友。有点想他。

白日

梦到和我妈去什么旅游景点,叫什么挑夫之路(类似茶马古道那种)。
起点有一座雕像,大概十个挑夫在抬一辆很大的古代的车(或者轿子),神色很辛苦,雕像上雕的汗珠都能看到(挺牛逼的做这些梦还能有特写),像是奴隶一样。一转眼那些挑夫变成了活的马,有一只很小很小的马,被装在半透明的塑料袋里,里面充了气,鼓鼓的看得很不清楚。
那匹小小马就被其他马拉扯着在地上飘飘浮浮。我觉得不对劲,问马的主人小小马是不是憋着了,他说没有没有让我别管,推我走。我就说:“你把它放出来!让它呼吸点新鲜空气!”他被逼的没办法,拿了个吹风筒,让我对着很小一个口子往里面灌风。结果那个吹风桶是假的,不是往里面吹气,是抽气那种。我就眼睁睁看着那个塑料袋越来越瘪。可能回光返照吧,刚开始小小马好挣扎得越来越剧烈,到最后就躺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了。
最后我看清楚了,那里面不是小小马,是两只靴筒连在一起还没剪开的靴子,靴跟就是小小马的马蹄,鞋头上两只马眼睛就这样看着我,twinklely and full of tear。

别点开
















不知道发哪的照片
和🐑在一起才可以这么开心吧
一年多没照过这种照片了
有🐑在自己都可以变得可爱点

一群傻批司马毒唯女友粉 🐂批